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 中國教育 高校科技 教育信息化 下一代互聯網 CERNET 返回首頁
中國人才爭奪大戰的冷思考
2019-06-19 美國僑報網

  “21世紀什么最貴?人才!”一部中國影視劇的臺詞,正在中國各地被生動地演繹。近年,中國各地間的“人才爭奪大戰”越演越烈,東部沿海省份無疑是勝利者,中西部和東北省份處境尷尬。近日,國家層面出臺了一份《關于進一步弘揚科學家精神加強作風和學風建設的意見》,明確提到發達地區不得片面通過高薪酬高待遇競價搶挖人才,特別是從中西部地區、東北地區挖人才。

  6月14日,位于成都的四川大學望江校區荷花池云霧繚繞,紅色校門與一池翠綠遙相呼應,成為畢業生們的拍照打卡地。(圖片來源:中新社)

  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人才自由流動屬于市場行為。但無序的流動和非理性的流動,非但起到了一種壞的失范作用,也正在掏空欠發達省份的未來。近年來,東部省份到中西部、東北招攬高端人才時,動輒便給出百萬年薪(人民幣,下同)、千萬科研經費的誘人待遇。顯然,“搶人大戰”淪為了“拼富大戰”。那些經濟欠發達地區成為了被劫掠的“重災區”。據統計,從2000年到2004年,蘭州大學共流失副高職稱以上人員近40名。2005年中國“兩會”期間,一位人大代表感慨道,“蘭州大學流失的高水平人才,完全可以再辦一所同樣水平的大學”。此外,“拼富挖人”還扭曲了不少科研人員“三觀”。一些人無心學術,始終圍著“錢途”轉,追名逐利成風。比如,中國近年便出現了不少“職業跳槽教授”。這些現狀,不僅污染人才成長環境,也稀釋了中國科研創新的活力。

  這份文件旨在緩和東部地區對中西部、東北的人才“虹吸”效應,穩定這些地區的人才隊伍,進而縮小區域間發展的不平衡。當前,中西部和東北地區,經濟都在爬坡過坎,都處于新舊動能轉換期,也正是對高層次人才的依賴期。如果人才繼續大量無序地“孔雀東南飛”,兩地的高質量發展可能淪為空談。從這個意義上講,限制“競價挖人”,是對欠發達地區的保護。然而,國家層面這種“保護”畢竟是軟性的,叫停“競價挖人”只是第一步,中國經濟欠發達地區要避免人才被掐尖以及留住人才,終究還得練好內功。

  綜合來看,中西部和東北未來要補上一“硬”一“軟”兩個短板。硬的方面,主要是加大科研投入。整體來看,當前中西部、東北地區在經濟發展差距上與東部沿海省份在持續縮小。不過,對比科研平臺、高科技產業等相關資源不難發現,它們之間還存在不小差距。比如,2018年各地為了搶人,價碼越給越高,門檻越降越低,但最終常住人口增長最多的城市卻是相當低調的廣州和深圳。究其原委,就是兩個城市中高精尖產業為高端人才提供了廣闊發展平臺和施展空間。這兩座城市能夠構建高端產業,關鍵原因在于它們科研投入較多,科研平臺不但充裕,而且實力相當雄厚。

  事實上,近年高端人才蜂擁而至的省份,往往也是科研投入占GDP比例較高的地方。數據顯示,2018年科研投入占GDP比例最高的五個省市分別是北京、上海、天津、江蘇、廣東。相反,中西部和東北省份在這塊則明顯投入不足。種好梧桐樹,才能引鳳來。要想留住或吸引高端人才,中西部、東北省份就需要在科研領域投入更多真金白銀。其中,尤其要加大當地特色產業的投入。對于很多產業,東部省份憑借自身實力,已在吸引人才方面掌握了主動權。中西部和東北省份只有注重本地資源、挖掘本地優勢,打造特色科研平臺,便能招攬和留著一些高端人才。不過,鑒于中西部、東北財力現狀,它們要想提升科研投入比,這離不開中央層面給予更充裕的財政和經費支持。

  軟的方面,則需要中西部和東北打造適合人才發展的環境。由于歷史原因,中西部和東北地區發展模式長時間處于計劃經濟體制,計劃經濟跡象濃厚。這一點在東北三省表現得尤為明顯。國字頭企業主導了當地的經濟,也把基因里自帶的缺點傳染給了市場,比如壟斷資源分配、效率低下、人浮于事、機構臃腫。這種僵化的人才機制,不利于人才發展,也讓很多人選擇離開。此外,這些地方由于缺乏競爭,導致科研圈子比較封閉,甚至形成了“學術部落”,壓制了高端人才才能的發揮。

  良好的文化環境、公平的晉升渠道、包容的學術氛圍等都是吸引人才的重要加分項。這些都不是靠砸錢,拼待遇所能實現的。這需要中西部和東北俯下身子、腳踏實地、持續發力,才能真正為各路高端人才種下一棵棲息的茂盛梧桐樹。

教育信息化資訊微信二維碼

特別聲明:本站注明稿件來源為其他媒體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站轉載出于非商業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聯系。

高校科技頻道聯系電話:010-62603071
郵箱:zhangwj#cernet.com
微信公眾號:中國教育網絡
象棋大转轮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