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為農,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CERNET專家委員會委員,上海交通大學教授。
網絡強國 責無旁貸
網絡強國 責無旁貸
專訪CERNET專家委員會委員、上海交通大學教授汪為農

  汪為農,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CERNET專家委員會委員,上海交通大學教授,1982年畢業于上海交通大學計算機科學及工程系,1991年獲上海交通大學計算機工程博士學位。曾任CERNET華東南地區網絡中心主任、CNGI-CERNET2上海-上海交通大學主節點主任、上海教育與科研計算機網SHERNET專家組組長等職。

引言 
引言
2019年是CERNET建設25周年,近日,記者專訪了上海交通大學教授汪為農,聽他講述與CERNET結緣后的那些故事。
實現零的突破,大力扶持西部教育
實現零的突破,大力扶持西部教育
《中國教育網絡》: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也是CERNET建設25周年。25年的發展過程中,CERNET為中國互聯網核心技術的發展和研究起到了哪些作用?
汪為農:
CERNET起步于1994年,建立初期的帶寬僅有64K,后來逐步發展為512K、2M、4M直到今天的100G,CERNET經歷了網絡技術發展的每個過程。1994年之前,國內沒有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互聯網。雖然CERNET起步時網絡構架比較簡單、帶寬也比較低,但它是零的突破。
對CERNET的意義,我認為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CERNET積極推動中國互聯網的發展。
第二,CERNET帶動了地區網絡的發展。經過211工程三期建設,除個別偏遠地區,CERNET網絡覆蓋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200多座城市,對當地的網絡發展起到了促進作用。
第三,CERNET促進了校園網的建設、推動了學校信息化發展。在CERNET的帶動下,主干網促進了地區網的發展,地區網又促進了各省、市教育網的發展。各大高校看到了網絡對未來教學、科研和管理的推動作用,所以一時間掀起了校園網建設的高潮。學生不再滿足于對互聯網的訪問需求,因此把學校素質化教育和教學管理整合在一起,推動了學校信息化的發展。
第四,CERNET對西部教育的扶持。2001年我國西部大開發戰略實施,教育部籌措近9億元西部教育扶貧專項資金,項目由教育部組織領導,CERNET承擔具體的技術支撐。
第五,CERNET在人才培養上發揮了重要作用。CERNET當初運行整個網絡的青年技術骨干團體會帶領各個學校的團隊進行技術交流,技術力量就這樣被傳承下來。
《中國教育網絡》:
請您介紹一下利用互聯網幫助西部高校開展信息化工作的經歷。
汪為農:
CERNET專家小組被派往不同地區,各自負責2~3個省入圍名單高校的方案指導、修改和評估工作。當時西部校區對網絡的設計缺乏經驗,設計存在著網絡體系結構的問題。為此,專家組主要做了以下幾方面工作:
首先是為學校把關。因為我們經歷過校園網的創建、升級、改造等一系列過程,積累了一定的經驗,可以針對每個學校的方案進行審核并提出意見,幫助修改,使整個方案更加合理。
其次是為國家把關,也是為教育部把關。我們要評估每個學校配置方案的大概投資,不僅僅是網絡,還包括終端設備、服務器的采購和通訊線路等,要盡量做到公平合理。同時,對貧困的學校要有一些傾斜,尤其對青海和寧夏的少數民族學校要有較大傾斜。
最后是后期把關,要看是否有需要查缺補漏的地方,這也是收尾工作。
教育部的撥款對西部的教育支持作用顯著,雖然與沿海地區的高校校園網無法相提并論,但至少讓西部高校擁有了自己的網絡,走進了互聯網的世界。
CERNET是IPv6最積極的推動者
CERNET是IPv6最積極的推動者
《中國教育網絡》:
CERNET從建設之初就把IPv6作為一個核心技術來研究,并推動此領域的發展。您認為CERNET對我國IPv6技術研究,尤其是下一代互聯網的覆蓋部署應用示范起到了什么作用?
汪為農:
CERNET在IPv6技術的應用和推廣方面是國內的先鋒,是國內IPv6技術應用與推廣最積極的推動者。1998年CERNET在清華建立了IPv6的試驗床,開始了早期應用技術試驗。2003年,中國下一代互聯網示范工程CNGI項目啟動,如今,CNGI-CERNET2已有41個節點和100G主干網絡。
2017年,由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出臺的《推進互聯網協議第六版(IPv6)規模部署行動計劃》,要求運營商在2020年之前要達到指定的用戶指標。CERNET主動積極爭取用戶指標,并且早已達標。
在網絡建設方面,CERNET第一個貢獻是對中國IPv6的應用部署起到了非常關鍵的作用;另一個貢獻是實現了技術的創新與發展,包括真實源地址認證和過渡技術。
中國的IPv6“起了個大早趕了個晚集”。1998年我國IPv6起步,后來幾年,被印度趕超。任何事情的發展總有一個過程,IPv6真正的大步發展一定是和物聯網關聯。物聯網需要點對點的路徑,這就需要端到端的通信,當前IPv4地址匱乏,只能使用IPv6。我相信,IPv6一定是未來大力發展的方向。
網絡安全要形成情報共享
網絡安全要形成情報共享
《中國教育網絡》:
您在安全方面也做了許多工作,您認為CERNET在互聯網安全方面還可以做哪些工作?
汪為農:
網絡安全需要一支團隊去運維,但各個學校都沒有一個專門的團隊,這也是高校網絡安全的一塊短板。對此,可以從以下兩個方面做好網絡安全的管理。
首先,關注用戶安全。因為CERNET掌握了所有用戶的流量,流量就是大數據的來源,相關的安全問題都會在流量中體現。
其次,網絡安全要形成情報共享,這對所有學校都是有益的。CERNET可以利用自身優勢獲得一個數據比較全面的流量,建設一個統一的網絡監測平臺,實現情報的共享。通過這樣一個平臺,在全國帶動一批專門的安全人才,這也是一件非常有價值的事情。
《中國教育網絡》:
2017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正式實施。您覺得在推動國家網絡安全、為我國網絡打造安全機制和安全建設方面,CERNET都做了哪些工作?
汪為農:
《網絡安全法》提到了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基礎設施安全,這關系到國家互聯網的穩定發展。
CERNET是網絡的建設者和提供者,有監管與監測的義務與責任。過去,CERNET在安全方面做了不少工作,通過一系列項目為網絡的監管、監測,以及安全相關工作起到了支撐作用。
CERNET的未來任重而道遠
CERNET的未來任重而道遠
《中國教育網絡》:
對于CERNET下一步的發展,您的期望是什么?
汪為農:
首先,新的技術發展要有所突破,尤其是要讓IPv6能走得更遠,并且要推向實用。盡管我們現在有真實源地址認證和過渡技術,但還沒有得到廣泛推廣,想要真正在全國范圍內推廣還需要做許多工作。
其次,在網絡安全方面,我認為安全問題不應該只局限于基礎設施,應該給予應用層更多支持。下一代互聯網堅持走IPv6技術路線是一個大的方向,同時也要把網絡安全工作做好。
最后,從CERNET本身來看,我們不僅具有全網運營的屬性,同時也是教育領域各類細分應用系統的開發者,要始終把目光放在一個前瞻的角度。
CERNET25
象棋大转轮援彩金 黑龙江36选7开奖中奖查询 贵州十一选五计划 那行律师比较赚钱 pk10赛车冠军有规律吗 扑克麻将牌九教学 欢乐全民麻将 广东欢乐麻将微信群1元 湖北快三开奖查咨询 时时彩最新开奖走势图 体彩排列五 淘宝快3软件下载 龙都国际老虎机手机版 北京pk赛车app下载 海王捕鱼坑 中国股市做中长线能赚钱吗 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免费版